能容得了平凡,也能盛的下野心

黄花大A(abo)

哈哈哈蜜汁好笑

参商:

黄花大A


 


1.


 


 


“龙啊,你这最近有看上哪家omega没有啊?要不要给你安排回相亲?”


“别了别了,我这忙训练呢哪有功夫整这个。”


“那你瞅瞅你们队里头那些小姑娘咋样啊?”


“妈!咱国家队一水儿的beta我上哪给您整个媳妇去。”


“那成吧,等你下回过年回家的时候见见你苏伯伯的闺女哈,挂了啊”


“妈!妈?妈?!”


是的,没错,马龙,新科大满贯得主,是个alpha,老马家祖传的alpha,现役胖胖球队中唯一的一个alpha。现在正面临人生最大难题之你妈催你找对象。并不是他清心寡欲一心只念胖胖球两耳不闻红豆意,苍天怜见,一天四练,十点查房,一没条件,二没对象,不如和钢铁侠缠缠绵绵到天涯。


正在马龙盘算着下次放假得好好擦擦他的mark43的时候,一阵嘈杂从外传来。“龙哥!快出来!出大事啦!”洗手间的门被许昕拍得瑟瑟发抖。马龙从马桶盖上起身,一开门就对上师弟的大脸。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将许昕的脸推远十公分,马龙才开口问“怎么了这是,咋咋唬唬的?”


许昕一把拉起马龙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向外跑去,“来不及解释了!”马龙被许昕的神情吓了一跳,心想难不成隔壁毛毛球又来踢馆了。“二队有个小朋友分化成omega,打完抑制剂在房间里哭一下午了都!现在闹着要动手术。”马龙听到这话立定站住,“大蟒,我回去换双鞋成不?”他指了指自己脚上穿着的室内拖鞋。许昕低头一看,紫色的,“哎,都这时候了咱甭管拖鞋了成不?”


不成。要出人命的。


马龙还是被许昕半推半拉到了小朋友宿舍门口,正巧遇上了从里面出来的张继科,“继科儿,干哈去啊?”张继科抬眼一瞧,“去女队找人给他谈谈心。”马龙一听,赶忙挣开许昕的手,跟上张继科走了,“走走走,咱两一块儿去。”在马龙的手像往常一样搭上张继科的肩膀的时候,张继科竟然罕见地往边上歪了一歪,“没事儿,我一人去就好,你给他讲讲道理”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马龙悻悻地收回手,只好向那个充满着百合花味儿的房间走去。进门一看,嚯,这里三层外三层的人,见马龙来了纷纷给让出一条道来。马龙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拉了把椅子坐小朋友边上给开导开导。


“小刘啊,这队里头先前也不是没有分化omega的,你瞧女队不是好几个呢?”


哎哟我的天,这百合花味儿也忒齁了。


“现在政策上来说ao平权,放心,大家都特支持你。”


继科儿咋还没来?


“这人生啊总是会有些波折,你看你许师兄,身残志坚。”


……


马龙从国/家政策谈到人生哲理,小刘同志终于抬起头来怯生生得看着他龙队,“队长,我知道了,我是omega,我也能拿世界冠军!”


马龙心里松懈下来,得,这么久的心理访谈没白做,终于轮到他来给小同志们当指路明灯了。


“怎么样了?我带小枣来了。”赶巧,张继科带着刘诗雯回来了。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房门,看到小刘一脸“我明天要四训”表情就明白这事结了。刘诗雯走近小刘,拍了拍他的肩膀,“走,要不和我练练?”小刘一个激动,猛点头,神色尽是欢喜。


马龙从椅子上起身,招呼大家散了,该干啥干啥,该打撸的打撸,该斗地主的斗地主。不一会儿,屋子里就没几个人了。小刘拿了球包,跃跃欲试的样子让其余几人笑出了声。


“怎么?真想来一场?”刘诗雯笑着看着小刘“我可没带球拍啊,我当我是来当人生导师的呢。”


小刘听到这话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头发。


“成啊,我拍子借你。年轻人有点斗志好。”张继科转身出门回自己房间拿拍子去了,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马龙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吧,我给你们开门去。”


到了训练室门口,张继科已经拿了球包在那等了,马龙拿钥匙开门,开灯,然后找了张椅子坐下看着两人开始热身。张继科给了球拍之后也在马龙边上坐下,许昕则是跑去当裁判去了。


这场球打得非常有特色,凭良心讲,很差。


但是毕竟是两omega对决,简直千年一见。但是边上的人不这么想,从一坐下开始就开始刷论坛,偶尔还和马龙聊几句。


4:1的时候,张继科突然问马龙,“你觉得高圆圆好看还是贾静雯好看?”当他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马龙明白了,这人又在刷某扑给c罗掐架呢。他思考了一会儿,之后毅然决然地说出了女神的名字,“高圆圆吧。”然后他就看着张继科本来就不怎么高兴的脸变得更加冷漠了起来。


就这么瞎扯了一会儿的功夫,场上比分已经打成了9:1,马龙看着这糟心的比分默默默地拿出了手机,点开了微信。


 


继科儿,你觉着omega能打好球吗?


 


怎么不能啊


 


对,上回皓哥和我说有家店特好吃周末去吃吗


 


去啊,不过你可别喝酒,忒沉


 


两人聊天一如既往的谈天说地一下子北极一下子南极地瞎聊,没过多久台上给打成了11:2。两个人握完手,刘诗雯还在那安慰小刘,劝他好好打,别放弃,今天是身体问题,技术还是好样的。


“小枣,我送你回去呗。”马龙虽然不是直a癌,但是从小家里给培养的对待omega要像春风一样温暖。


刘诗雯摆了摆手,向门口努了努嘴,“没事儿,这不是大宝贝儿来了嘛,我两一会儿回去就成。”她把拍子还给张继科之后就跟着丁宁走了。


这闹腾了一下午的胖胖球队唯一一个omega 分化事件终于迎来了尾声,“不早了,回去洗洗睡了啊。”许昕带着小同志先走一步,留下张继科、马龙两个人捡球关灯锁门处理后事。


 


回寝室的路上,两个人相顾无言各走各的路,到了寝室楼下张继科看着手机也直冲冲地往门上走,幸好马龙一把拉住他,“你这脑子里想哈呢又往门上撞啊。”张继科抓了抓头发,朝马龙一笑“想你呢,信不?”


马龙一下子就放开抓着他胳膊手,一手撸上张继科的头毛,“想我明天削你4:0是不是?”张继科不由得笑出声来,“对对对,明早见。谁被剃光头还不一定呢。”


 


 


2.


 


马龙躺着床上的时候盘算着该怎么给家里人解释他不需要相亲,他有心仪的对象,虽然是个beta,但是比他这个alpha还傲,还要。


其实吧,胖胖球队里头百来号人,几乎都是beta,稳定,自持。今天明面上终于出了个omega,暗地里还藏着马龙这个alpha,但是这按百分比算,四舍五入的队里还是百分百的beta。


打胖胖球呢,beta就挺好。既不受信息素影响,生活作息又规律,完美符合组织要求,随时随地都能贡献自己放飞理想。不过说实话,alpha分化完了都跑去搞什么田径、游泳去了,身体上占优的事也是没什么办法,omega呢多半回家生孩子去了,虽然马龙本人不怎么赞成这种行为,但是多数的omega还是选择过着舒坦的小日子带带孩子喝喝茶,少部分则是去练体操去了,毕竟人家天生的柔软性好。


但是他喜欢的那位,好好一个beta给培养出了日天日地山东第一a的气场来,走起路来都步步生风的,搞得外国友人还把他当成alpha。打完比赛还有或盘靓条顺的姑娘或摇曳生姿的男孩子要给他生猴子。


马龙躺床上胡思乱想着,想到那人的桃花眼突然就抓过一个娃娃挡住自己的脸,一黄花大a半夜瞎想点啥呢,真是。


 


继科儿,真好看。


 


马龙想起刚进队那会见到的张继科,白白的,瘦瘦的,中二晚期的。不得不说,在他没进行美黑之前,光看那张脸,马龙还是有想过这人是个omega的,但是相处这么多年了,这球场上小暴脾气,球场下安静如鸡,哪点都和身轻体柔易推倒的omega不沾关系。十五六岁的马龙过年的时候在家里放爆竹的时候分化了,在自己房间里折腾老半天,最后出来的时候身上一股薄荷味。但是他等啊等啊,等到张继科拿第一个世界冠军的时候,马龙还是没从张继科身上闻到一点儿味。马龙那时候心里头就有点小情绪,这可咋整啊,ao搭配天经地义,可我喜欢的是beta啊。


 


不过beta也挺好的,反正只要是张继科就都挺好的。


马龙抱着他的小狗公仔想着他的beta队友就这么睡了。


 


3.


 


自那之后,小朋友们也没个分化成alpha来给乒羽中心撑撑场面,台面上就靠着超级丹一个人力挽狂澜。


训练还是要继续,比赛也要继续。


生活还是要继续,毕竟面包已经有了,爱情也不远了。


这次来日本打公开赛马龙和张继科是报了单打和双打的,里约周期结束了,东京周期的双打配合还是要以许昕和小胖为主,左右开弓,直横合作,理论上的见神杀神见佛杀佛组合。与此同时,马龙和张继科的组合也是发人深省,两个人从小搭上的双打都快退役了还打得十分思想统一步调一致。


在预选赛的时候,张继科带着马龙偷偷溜出来买抹茶甜品吃,一个东北大汉一个山东大汉窝在一间小小的甜品店里吃抹茶沙冰。那画面实在太美,没人敢看。


张继科拿着木制小勺一点一点的吃着沙冰,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对面的马龙,“你偷拍我啊?”马龙飞快地把照相关掉打开了微博,“刷微博呢,你太自恋了。”还把手机屏幕转过去给他看。张继科瞟了一眼确实是微博,那糟心的界面和谜一样的秒拍视频。


“你这次是不是特想拿啊?嗯?”张继科吃完了一份沙冰之后开始转战另一份羊羹。


马龙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到底是拿哪个,“你说啥呢?咱两这双打”


“单打嘛,你不是就差这个?”确实,马龙作为新一代的公开赛先生已经拿了非常多的公开赛冠军,就差一个就能达成收集度一百的成就。平心而论,马龙的确非常想拿这个,不论是身为一个收集癖,还是身为一个运动员。“再说咱两双打怎么了,不是挺好的”张继科对于两人双打有着十足的自信心。


马龙偷偷地把刚刚偷拍的张继科设为他的微信聊天背景,突然就决定以后打字要少打,语音也要短一点的发,不然得挡着脸。


“哎,你这人,快吃吧。”


 


吃饱喝足,两人手里拎着给弟弟们带的夜宵走回酒店。


“继科儿,你有想过退役嘛?”马龙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自己也是心里一寒。


张继科倒是面色不改,“现在这样子,打一场是一场,反正我肯定不能比你先退役啊。”


双子星就是要一起闪耀才是啊,缺一个像什么事嘛


“那退役之后干啥你想过没?”


“旅游?写点游记?”


“张大诗人您要不先给我签他一二百个名儿?”


“嗨,说正经的吧,结婚生两娃呗,一个踢足球一个打乒乓。”


说到这个话题,马龙一下子就不好意思了起来,低头看了看路边的绿化带,“那,你理想型是怎么样的?”


张继科也是没想到这个媒体常问的问题竟然这时候被马龙提了出来,他斟酌了片刻,答道,“没想好呢,看对眼了怎么样都是理想型。”


马龙听了这话不由喜笑颜开,再追一问:“男女都成?”


张继科一愣,点了点头,“成啊,我又不在乎这个”


马龙听到这个回答一个劲儿地笑,笑得都提不吻手里的袋子,闹的张继科停下脚步看他,不解地问“你笑什么嘛。”


“我,我就是觉得有点好笑。”马龙心里想着这一点也不好笑啊,但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开心呀。


“憋笑了,天天蹦蹦跳跳哪有个冠军样。”张继科拿刘国梁的话来怼马龙想让他停下魔性的笑声来。


“那你迷迷糊糊的也不像个大满贯啊。”


 


六月风突然就停了下来,吹不散两人中间的那些酸酸甜甜的味儿了。


 


4.


 


时间过得总是非常得快,特别是对他们来说。


离日本公开赛已经过了大半个月了,可是马龙还是没能趁胜追击。


也不是他怂,就是忙,忙着训练,忙着奶孩子,忙着三创。


明明两个人一块儿训练一块儿带小队员一块儿卖艺,马龙也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要是继续这么温水煮青蛙下去他这水都快烧干了。


 


马龙看着他的日历决定这个周末约张继科出去吃饭,顺便喝点小酒壮壮胆。


 


到了周末,马龙坐在包厢里给自己做足了心理暗示也不曾想到张继科带着七八个人一块来了。看到许昕戴着眼镜的脸马龙一时无言以对,内心满满都是哎呦我的天你怎么来了,至于他看到小胖乐呵呵做他边上的时候内心都已经毫无波澜。


这顿饭由马龙设想的暧昧朦胧朝积极向上方向飞速转变,马龙扯着林高远谈心态,张继科带着小胖聊技术,许昕和方博交换表情包。


最终马龙以四瓶啤酒的战绩完胜许昕方博,成功卫冕胖胖球队酒量最佳。


当然,还是张继科带着他回去的,回宿舍的时候马龙缠着张继科说要去刮彩票。


两人买了一百块钱彩票坐在外面的凳子上一张一张地慢慢刮,马龙一连刮了好几张全是谢谢参与,他不服气地从对面坐到了张继科边上,看着他拿个一块钢镚刮。第一张,谢谢参与。


第二张,谢谢参与。


第三张,谢谢参与。


第四张,“继科儿你把硬币给我,我来。”马龙大约是不信这个邪了,往常中个十块二十的怎么今天就光顾着谢谢参与了。


谢谢参与。


张继科拍拍马龙的肩膀,示意他该回宿舍去了不然该查房了。


马龙也不知是怎么了,一把拉住张继科搁肩膀上的手,揣在自己手里,一双眼睛直盯着看。


张继科被着含情脉脉的样子吓了一跳,“干哈呢!松手。”


马龙似乎是听见了但是仍是没松手,缓缓开口说,“继科儿你喜欢我不”


被拉着手的人一脸这人酒没醒的表情回答说,“喜欢喜欢,回去喝点茶再睡”


话音刚落,张继科就感觉自己的脸对着另一张脸,嘴也对着另一张嘴。


马龙闭着眼,轻轻地亲了他一下。


“卧槽!马龙!你几个意思!”张继科一下就方了,“你看看清楚好吧!”


“看得可清楚了,继科儿真好看,特帅”马龙半是清醒半是醉又一次亲了上去。


这下亲的张继科有些神不守舍了,他赶紧从凳子上起来,用力晃了晃马龙,“你醒醒!这可是超市门口!”


马龙觉得张继科这个关注点不太对,但还是顺着他的话说了,“那咱们回宿舍去?”


 


两人一个醉酒,一个沉浸在自我世界中默默的回了各自的房间,路上一句话都没说,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马龙洗完澡酒就醒了,想起自己干的那些蠢事不由骂了自己一声猪脑子。到底是什么情况下才能做事如此没有战术。


然后抱着彩票一张没中的悲伤和明天即将被心上人拒绝的悲痛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第二天早晨,马龙起了个大早去张继科门口道歉,等了一会张继科朦胧着双眼来给他开门。


 


继科儿,我昨天晚上喝醉了,有些冲动。


 


我知道。


 


但是有一件事我一直想和你说。


 


说。


 


我喜欢你。


 


我也是。


 


你再说一遍?!


 


卧槽马龙你别穿着运动服扑我床上!


 


马龙觉得自己昨天彩票一张没中真是太好了,一辈子的运气都在今天这个早晨。


 


马龙坐在椅子上看张继科换衣服,看着那对小翅膀心里乐开了花,傻笑着说:“我们这样,算处对象吗?”


 


张继科套上短袖回头看了他一眼,“反正刘胖子也不敢拆散我们。蔡导来也不行。”


 


5.


 


两个二十来岁奔三的大老爷们谈起恋爱来倒是非常粉红,牵牵小手都能红耳朵,亲个嘴能直接红脸。


更一步的事情在一个休息日的午后有待展开,一个人坐着三刷复仇者联盟,一个人躺在床上从曾国藩看到徐志摩。


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开口说了句,“做吗?”


两个人就突然燃起了激情的火花,然后出门去买些必需品顺便涨涨姿势水平。


到了超市,两人莫名其妙地尴尬了起来,这种事情,第一次,难免有点羞涩。于是两个人选择分头行动。


马龙先是在零食区磨蹭了半天,走走停停,临走前又顺了两包家庭装薯片掩盖一下自己的紧张。在走到那啥区之前,马龙手里的篮子已经全满了。马龙看了两眼ky又不好意思,最后还是扔进了一堆零食里。这种事情,黄花大闺女上花轿——头一回啊。趁着人少,马龙又飞快的溜达到了纸制品区打开手机恶补了一下相关知识。


结账的时候马龙看到张继科已经站住出口处等了,手里拎着一个小小的袋子,另一只手正在玩手机。


 


回到宿舍后,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画风特别温情,没半点干柴烈火的样子。


最后还是张继科按耐不住了,没错是张继科,不是马龙。他仗着自己的身高优势成功的壁咚了马龙,然后凑上去亲了一下就转身就走。


“我去洗个澡。”


洗手间的门啪的一声就关上,在关门前,马龙看着张继科红红的耳尖笑了。趁着这功夫马龙也回自个儿寝室洗了个澡,回来的时候张继科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研究那管ky。马龙暗自羞涩一秒,然后一块儿躺在了床上。


两个人穿着睡衣的成年人躺在床上大眼瞪小眼,可以理解,毕竟头一回头一回。


在马龙伸手把张继科拉近自己之后,事情终于走上了正轨。


命运的齿轮,终于开始转动了。


在两个人亲得忘我的时刻张继科突然凑近马龙的脖子嗅了嗅发现那股薄荷味确实是从马龙身上传来的。


“龙,你沐浴露薄荷味的?”


“不是啊,我信息素就是薄荷味的。”


“现在beta也有信息素了?”


马龙抬头看了看床头柜上那盒beta型套套,突然发现好像哪里不太对。


“继科儿,我是个alpha啊。你这个买的可不太对”


“卧槽?”


“马龙你等会,你等会,先别!啊”


“怎么了?”


“卧槽,让你轻点!”


“继科儿你闻到一股巧克力味没?”


“我闻着好像是你沐浴露味啊”


“我...嗯...信息素...轻点!”


 


在张继科飘飘欲仙之时他脑子里突然闪过一条非常重要的信息,


“马龙!啊...你...记得...出去...不然...嗯...要出人命的”


“继科儿你说什么?”


“卡结啊...我不是发情期...啊...会痛死...人的!”


 


 


在历史性的进步诞生之后,张继科瘫在床上气若游丝的对马龙讲,“妈的,我一个好好的omega怎么栽在你这个装b的alpha上了。”


马龙抱着张继科去了浴室,心里想着,


我一个黄花大a不是也栽在你这个装b的omega身上了。
















大概就是在一群beta中装得十分成功的两位谈个小恋爱的故事。


 


 


 


 


 


 



评论
热度(526)
© 一缸酸枣仁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