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容得了平凡,也能盛的下野心

【獒龙】向谁低头(完)

大半夜的,来人啊,把朕的胰岛素给朕呈上来,今天用那个画了龙龙的管儿~

对方正在输入中:

*给阴X师的分手礼物


*OOC一发完/大学生AU/神经病向慎入


*愿所有网瘾少年都能有一个督促你戒瘾的好朋友/需要一个自律的马龙哥哥电电我


 




注:


-氪金:砸钱。


-非洲人/亚洲人/欧洲人:脸黑/不黑不白/白,即运气极黑/正常/好。


-S卡:稀有好卡。这里用于代指阴X师的ssr,奇X暖暖的幻阁限定,百万亚X王的黑兔子等等之类。


 [为避开广告嫌疑,文里我就不说啥游戏了quq] [听说继科哥哥早年提醒龙哥别渣游戏w好吧我才知道原来是双网瘾の哥哥www]










1.


 


 


玄不救非,氪不改命。


 


 


2.


 


 


许昕翻身扭头,隐约瞅见门外阳台浅浅几道光影。他眼神迷离,怎么天还没亮。


正准备闭眼一个回笼觉,眼缝里扫过近在眼前的张继科。




只见张继科趴在他的床梯上,堪堪露出半张脸。一双眼幽幽盯着他不放,活像贞子就要从电视机里冷漠挤出的定格画面。


 




“你大爷!”许昕登时踢开被子,条件发射往里侧滚半身,“张继科你有毛病没毛病,大清早在这里爬我床头干嘛!”


“我昨晚通宵了。”


“废话!你这俩大黑眼圈,我他妈就是瞎了也看得出来你熬夜。”许昕薅了两把头发,“肝游戏了?行行行,兴奋到爬我这儿来,您这一晚上抽什么好东西了是吧?”


“一堆垃圾。抽完烦躁的很,怎么睡也睡不着……起床洗了把脸氪了点金,开了把四十连抽。”


“行啊你土豪,又四十连?抽出什么了?”


 




“抽完我更睡不着了。”


张继科冷笑,把惨淡的游戏界面亮出来。




许昕冷静看完,随后伸手一根一根掰开张继科紧紧抓住床梯的手指:


 


“这位非洲酋长,请速速离开亚洲人领空,不要把非气吐在我的结界里。”


 


 


3.


 


 


男生宿舍220沉迷手游无法自拔。


这群理科男生平时做实验跑报告忙成狗,好不容易放个大长假,却不幸被隔壁室友安利了一款游戏。


用方博的话来说,沉迷手游日渐消瘦,这日子过得比做实验还不像人样。


 




220寝总共四个人。


除了国庆回老家的马龙,剩下三个无一幸免,统统落入手游运营商的圈套。


这三个人正好代表了三种阵营——脸黑手也黑的非洲人张继科,运势正常的亚洲人许昕,和压根也不管运势怎么样,什么游戏都瞎肝一点的方博。


 


马龙如果没回家,八成会语重心长地劝他们回头是岸。


毕竟三好青年马龙先生一向自律,对这种明摆着让跳的深坑从不正眼相看。他跳过最深的坑不过是手办和模型,各种比赛里搜刮奖金,量力而行去置办,买不进也不疯魔——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他管这个叫做收藏爱好。爱好嘛,乐呵乐呵自己,不能成瘾。


 


 


张继科非常佩服马龙,随后扭脸咬牙,把和马龙一起得到的比赛奖金氪进了游戏。


 


 


 


4.


 


 


 


自从他们仨肝上了这款时下最火爆的手游,非洲酋长张继科在寝室的地位一落千丈。


许昕的手气比较正常,氪了三四百左右,该凑的卡都像模像样地凑齐全了。每两天出张好卡,出货率趋于稳定。附近几个寝室隶属非洲地带,惊闻110出了个亚洲老总,每晚都借着各种理由跑来串门,沾沾喜气。


 


周雨是他们直系学弟,脸也不太白。


平时周雨就爱呆在他们寝室借借许昕的光,心说国庆七天,官方通告说要提高爆率,说不定能在220渣一张S卡出来。


时间久了,他却发现爆率更低,出货率更是像过山车一样直逼零点。周雨一头雾水,虚心请教许昕:“昕哥,这其中莫非有什么玄学?”


 


“玄不救非,小雨你怎么就是不懂呢。”


许昕十分痛心地用眼神暗示周雨,瞅瞅那边,不还有个张继科压风水吗。


 


张继科刚把清早怒删的游戏重新装了回来,面无表情地开始了他的新一轮四十连抽。周雨听着耳边科哥一连串再熟悉不过的国骂,终于领悟了许昕口中的人生至理。


许昕见其有所顿悟,慈爱地拍了拍后生肩膀:


 “这厮的非气连我也压不住,你哥我已经四天没出一张货了。”


 


“昕哥,保重。”


周雨悲壮抱拳,从此整个国庆长假再也没有踏足220一步。


 


 


 


5.


 


 




 


张继科很懊恼。


许昕以为他往游戏里面氪了小一千,其实倒没有——他起码氪了小两千。上次和马龙双人组拿的那个一等奖奖金也就这么多,再不出货,他都没有储备资金接着氪。


 


 


就在他四十连抽什么油水也没捞到,准备第七次怒删游戏去留一条“这垃圾游戏压根就没有S卡”的时候,方博惊叫一声,寝室的灯应声刷的灭了。


宿舍十二点熄灯。


 




灯一灭,手机屏幕的光瞬间照亮了三张惨淡的脸。黑暗之中,大家面面相觑。


看看,沉迷游戏把三个好好的少年郎折磨成了什么模样——


张继科冷笑,正欲大义凛然地劝方博别再为垃圾游戏奉献青春,方博先声夺人,兴高采烈地把游戏界面递到他面前:


 


“我他妈砸出S卡了!”


 


同人不同命!


张继科看着近在咫尺的S卡,如鲠在喉不能言语。许昕闻言连忙跑来围观,竖了个大拇指后还不忘怼两句方博:


“看样子,人品这东西还真不能和现实人品挂钩。”


“啧啧,有些人嫉妒得眉毛都要着火了啊,瞅瞅这眼红的。”方博乐呵呵地查看新卡的详细信息,“我的好闺女哎,千盼万盼可算把你等来了。”


 


 


张继科默默点开APP store,第八次开始下载游戏。


方博这人品都抽到了S卡,他还会远吗?至少方博证明了这款垃圾游戏里还是有S卡的嘛。砸了小两千的张继科压着一团火,就不信氪不出一张S。


越想越不是滋味。


张继科长叹一声,忽然猛地回头拍一下方博肩膀,也算给自己打声气:


“方博儿,借我吸两口欧气啊。改明儿哥抽个S请你吃饭!”


 


这两下够重的。方博险些没把手里的手机砸出去。


等他定神再看,游戏界面再无美艳S卡的身影——给张继科这么一拍,他不小心手滑,把刚出炉还热乎的S卡喂给了垃圾卡。


 


 


“张继科你个传染性老非,许大蟒你他妈别拦着我,我要和他拼命!”


 


 


 


6.


 


 


 


马龙家离北京不远,趁着长假回家小住三四天,日子过得挺紧实。回来之前上了趟秤,比来时胖了好几斤。


等他大包小包提着爸妈做的零嘴吃食,风尘仆仆回到寝室,他这才深刻感觉到了没有爹娘在身边的孩子有多么可怜。


 




许昕戴着眼镜还眯着眼,明显近视又加深了,典型缺乏维生素A和钙。马龙把母亲晒的水果片和豆干放了几大袋在许昕桌上,补补身体最重要。


方博双目无光精神萎靡,明显作息又没跟上,典型缺觉。马龙悄悄塞了两罐蜂蜜和一袋枣在方博柜子上,这些对促进睡眠都有挺大功效。


 


至于张继科——


 


马龙觉得张继科这个国庆假期真跟变了个人似的。


具体问题说不上来,感觉哪儿都有点问题。挺好挺精神一小伙子怎么变成这样抬头看天气,低头看手机的吸毒劳改犯了呢?


而且好像比他走之前黑了一圈。


马龙思考良久,最终一锤敲定:张继科的问题显然不是他手里这一箱子的土特产能够解决的。


 


 


 


7.


 


 


 


“我说继科儿,你玩的什么游戏?我看你天天抱着玩,走路也玩睡觉也玩。”马龙站在阳台上晾衣服,边还和屋里的张继科搭着话,“中毒不浅。”


张继科没抬头:“一特没意思的手游,可就是戒不了。”


“就知道玩,国庆你复习了?下个月可有比赛啊。还有我可告诉你,衣服自己晾,没人能帮你。”马龙晾完衣服,探个头进屋招呼张继科。




“帮我晾一下呗,是不是哥们?”


“哥们儿还得管晾衣服,那你媳妇儿喝西北风去啊?成天玩游戏,游戏人物又不能给你洗衣服做饭。有这个美国时间不如处个对象,至少你吃吃喝喝都有人兜着。”


话虽如此,见张继科头也不抬脚也不挪,马龙意识到这人他肯定是叫不动了,只好无奈地一边唠叨,一边替张继科把他那两件衣服顺手晾了。


 


 


马龙晾完衣服后走过来看他玩,正好赶上张继科抽卡。


张继科连抽三十九张愣是没出个好货,他自暴自弃地随手把手机递到马龙面前,将最后一抽让给马龙爽一把:


“你帮我抽一张,抽到S请你吃饭。”




马龙也没推辞,笑说:“行啊,要是给你整了张垃圾,你可别怪我。”


“放心,这区的垃圾全被我收过了,谁能有我手里垃圾多。”


 




马龙伸手在抽卡界面画了个自己的签名,随后张继科那几乎是黏在凳子上的屁股时隔许久终于从座位上弹跳而起。


 


“操,S?!这他妈哪门子的玄学?”


 


 


 


8.


 


 


 


220惊现欧洲势力!


消息一夜之间席卷各大寝室,220当晚被层层包围,门庭若市。慕名而来吸欧气的人熙熙攘攘,络绎不绝。


 


马龙帮张继科抽了个S,再帮其他人就没抽出来过一张S。


然而欧皇就是欧皇,不以S定天下。


一声马龙大仙绝非浪得虚名,大大小小的平民神卡一夜在众人手里爆开了花。众非洲难民被马龙的出货率惊倒,纷纷选择向欧洲势力低头。


 




“龙哥求再借我吸一口!”


“马龙大仙,法力无边。神通广大,法驾中原!”


“你们都给我让开……龙哥快借我一口仙气,我明天有一场重要考试!再不过真的会死人的!”


 


 


整个寝室给围得里三圈外三圈,唯独以张继科为圆心,半径零点五米以内无人靠近。


张继科不管许多,刚获得了新的抽卡机会,二话不说起身走向马龙。


他这么一走来,人群如同摩西分海似的,纷纷让开道路。


 


 


“来来来,抽一张。这次要还是S,你这个月的伙食我都包了。”


“别。我听说你这个月的生活费都砸进去了,请我喝西北风差不多。”




马龙总算在人群中喘过来一口气。


他没把张继科的承诺放心上,接过张继科手机,随手画了个撇嘴的小人头,嘴里还在念叨:“不可能连续都出好卡的,你可别抱太大希……”


 




S。


 




“是S卡啊我去,这个游戏居然真的有S卡,我见到活的S卡了!”


“马龙大仙,法力无边。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龙哥!龙哥!你是我亲哥!我明天要去联谊,你借我沾沾仙气——事成之后你们整个寝室这个月的伙食费都让我包了!”


 


 


张继科被深深震撼了,马龙简直就是他的人形点金石。


 




 


9.


 


 


 


张继科管许昕借了点钱请马龙下馆子,权当向锦鲤还愿。


马龙也没客气,一上来菜单也不翻,洋洋洒洒点了仨大菜。张继科一摸口袋,心算账单以后默默点了桌上唯一的一碟素。


五块钱的醋溜黄瓜。


 




张继科嘎嘣脆地嚼着黄瓜,左手捧着手机,右手一筷子没夹对地方,杵进了干锅下面。火星给他一扒拉,干锅里头登时传出噼里啪啦的炸响。


马龙看在眼里不作声。


张继科抬头讪笑,见马龙没反应,低头又默默刷起了本。




手上带着俩S卡,练起来是个体力活。不过张继科很满足,这就叫做甜蜜的负担。


 




昨天他还和许昕炫耀:“你不知道,两个S从零开始带,多累啊。”


“滚,你这个欧洲细作。”


这可不叫欧洲细作。张继科扬眉吐气——这应该叫做,我这张难民的破船票,居然也能够搭上了马龙的豪华游艇。


 


 


张继科喜不自胜笑出声,边憨笑边接着刷本。


自从马龙出现在他半径五米处,他爆高级材料的概率高的吓人。菜还没上齐全,他就刷出了平时得撸一晚上才刷的出的稀有材料。


这边一个喜悦到过呼吸,张继科右手又是一筷子没插进饭里,插到桌面上。




马龙停了手里的筷子,不太顺气地用筷子敲张继科碗边。叮叮当当敲得张继科回了神:


“怎么了?”


“吃饭别玩游戏,什么时候玩不行?”


“没事儿,就是吃饭的时候玩才节省时间,这叫一心二用两不误。”


“一心二用两都误。我说我回去一趟,你面黄肌瘦这么多,原来都是给这游戏害的。”马龙恨铁不成钢,“你大小也算是个成年人了,怎么还不懂克制的?”




“什么面黄肌瘦,我那是原本就黑。”


张继科据理力争,手上不忘划拉两下开个宝箱。


好家伙,又掉好东西。欧洲马皇诚不欺我。


张继科按下喜悦,不动声色。


他要是这个当口笑出来,马龙能给他甩上一个月的脸色。


 




“肤色黑归黑,瞅瞅你这气色,蜡黄蜡黄的。”马龙扔了筷子,上手扯他脸,“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是申请了什么国际义工,从非洲刚跑完苦力回来。”


“……”


非洲酋长张继科默默地咽了口唾沫。


 


 


“算了,狗脾气劝不听。”马龙托腮,捡起筷子夹了肉片往嘴里塞,“玩归玩,赶紧吃。吃完我还有事儿。”


“什么事?”


“乒乓球社呗,还得去社团理事会那边开会。”马龙意味深长看他一眼,闷头扒饭,“本来指望你去帮我谈,好歹刷个脸还能撑个场面。结果大好青年沉迷游戏,玩物丧志。”


“我给忘了。”张继科这才有些愧疚,“待会儿我陪你去。”


马龙微不可查笑了笑,转而又一脸正色道:


“那行。不过为了彰显我社良好向上的面貌,你可不能玩游戏。”


 




张继科艰难地点了点头。


他隐隐约约觉得自己被马龙摆了一道。


 


 


 


10.


 


 




好的。


不是觉得被马龙摆了一道,而是确实被马龙摆了一道。




一个下午马龙总把话题往他身上引,有事没事拉着他到处和人讨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搞得他错过游戏诸多精彩活动,悔不当初答应和马龙一起去开会。


 


马老师这是要润物细无声,当机立断治网瘾。


 


合该说马龙老师有点领导魄力,回来才三天不到,笑里藏刀,雷厉风行。


表面和风细雨来者不拒,亲自为教徒们画符抽卡;暗里话中有话四两拨千斤,逐个击破对症下药。




辅导员最近总找方博关心他的心理状况。


该说他们四个里面,就方博最怵辅导员。因为这家伙嘴巴碎,平时没少叨叨辅导员闲话。


被辅导员找上门,方博一门心思和他打太极,那点肝游戏的绮思消失殆尽。




许昕则是肝游戏的那点风声被女朋友捉到了。


姚彦气极反笑,好你个许大蟒,平时叫你看个电影你说在洗澡;叫你吃个饭你也在洗澡,合着你在手机里面和小萝莉洗澡呢?你洗吧,洗到你那身蛇皮都蜕干净了再来找我。


许昕闻言当即秒删游戏,一片红心向姑娘。


 




高。


真高。


见马龙旁若无人地挂完姚彦电话,张继科才无言地给马龙比了个大拇指。


 


“听见了?”马龙摊手,“下下之策。别和昕哥说。”


“我都不知道你还会打小报告?”


在他印象里,马龙这人做事光明磊落秉公任直,打小报告是真出人意料。


 




“第一次,第一次。非常时刻非常手段。”马龙摆手谦虚,“昕哥游戏玩得好,死也舍不得卸载。你看他玩个游戏玩疯魔了,蹲厕所能蹲一个点。这不是为了他不得痔疮,我才牺牲一下高风亮节嘛。”




难道不是因为你天天都在厕所外面等昕哥的位吗?


张继科内心毫无波动,冷漠地为马龙同志所谓的牺牲小我轻轻鼓了个掌。


 






“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戒啊?”


马老师微笑,趁热打铁反问张继科。




张继科这家伙才是真的油盐不进。


你说他耽误学业,还真不,人家名列前茅,和马龙一前一后咬的死死的;你说他耽误谈恋爱,也不对,人家校足球队的,招下手迷妹团就能跳出个人来和他秀恩爱。


按说马龙放着他不管就行了。


可看着张继科走哪儿都跟没睡醒似的萎靡相,一颗心更是投入游戏如鱼入水,毫无学习之意。


下个月比赛在即,马龙一颗老妈心真是操也操不完。


 


 


张继科想也没想,一秒回答:“不戒,没门,你做梦。”


我手握两张最牛逼的S卡,刚练成满级,要我删游戏?


不可能。


 


马龙耸肩微笑,轻轻眯眼。


 


 


 


11.


 


 


 


 


北京国庆过后下了几场秋雨。


阳台门缝漏风,关不严实。赶上温度一夜骤降,连续几个晚上的穿堂风把他们刮得凉剔骨。


马龙和许昕的床位靠着阳台门。


许昕被游戏掏空,免疫力早已刷刷落了好几个level。这才吹了两个晚上,鼻涕共手纸一色,喷嚏与热水齐飞。


 




马龙擅于从生活中总结经验。


他和连铺的张继科商量,要不咱们从脚对脚改成头对头。


张继科一琢磨,马龙要是头朝阳台,确实少不了被刮感冒,点点头就答应了。




许昕一听,这可是个好主意。他扭脸和方博商量,方博一边和辅导员微信打哈哈,一边头也没抬就拒绝了。


 


“别。头对头也治不好你的感冒,咱们别搞封建迷信那一套。”


“我晚上能给冻死!”


“哎……和你摊开说实话吧。你都感冒成这德性了,头对头不得传染我啊?”


“妈的,咱俩脚对脚的时候,我还没嫌弃你把脚气传染给我呢!”


 


张继科手上刷本的动作一滞。


看来以后借鞋什么的只能管马龙借,得离方博和许昕的鞋远一点。


 


 


到了晚上熄灯,张继科爬上被窝才知道马龙这一招的后意。


一箭双雕。


他插着耳机刚刷进一个队伍,马龙的手指就隔着夏天没拆的蚊帐点在他脑袋顶上。


张继科摘了耳机,轻声问:“你怎么还没睡?”


 




马龙这人极其自律,早起早睡,时间固定。军训期间还曾经是他们十二连的模范标兵。


平时十一点雷打不动准时入睡,饶是灯火通明或者方博的震天呼噜也不能撼动分毫。


可就是这么一个十一点以后就像吃了三十瓶安眠药的人,居然在午夜十二点用手指戳他脑袋。


 




“继科儿,你别玩游戏了。手机屏幕的光晃我眼睛。”


 


马龙压低音量,细声细气。午夜时分最是安静撩人。马龙这句劝告又是无奈又是警示,张继科听在耳朵里十分受用。


他当然知道马龙不是被光晃醒的,这人肯定是强打精神没睡,拒了周公足足一个小时来劝他缴械投降。


好一手环环相扣的愧疚牌。


 




张继科愧疚吗?


废话,他愧疚死了。


 


张继科不舍地灭了手机背光,轻声和马龙道了句晚安。


从此通宵刷本的计划只好泡汤——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贼心不死的张继科凝视黑不溜秋的天花板,暗暗决定和游戏把每一个白天挤成海绵来相爱。


 


 


 


12.


 


 


 


国庆长假眨眨眼就没了。


方博和许昕对游戏的那点心思都灭的差不多,该跑教务的跑教务处,该谈恋爱的谈恋爱。而张继科自打跟在马龙四周,就跟连上欧洲皇家wifi似的,偷渡入欧,连爆红手。


这么一来更不可能轻易卸载了。


 


 


早上满满当当的课程一结束,张继科就从抽屉摸出手机刷日常任务。


马龙问他要不要吃饭,张继科埋头,迷迷糊糊冲着许昕的方向说了句好。


马龙黑了脸,用手盖住张继科的手机画面:


“刚刚肖老师布置了什么作业?”


“啊?他布置作业了?”


“垃圾游戏,毁人不倦。”马龙抽开手,“继科儿,你没发现你走火入魔了?我刚上课一直看你,你根本就没听讲,眼神就光往手机上飘。”


“布置了什么作业问你不就行了。”张继科鼻子哼哼,“不对啊,你上课一直看我?这不也是没听讲吗?”


“……”


 


 




许昕站在食堂门口等姚彦。


姚彦的外教出了名的爱拖堂,许昕揣着俩大鼻涕在风中等得就要打摆子。极目远眺,眼尖如他立刻发现不远处出现的一幕尴尬画面。


马龙面无表情背着双肩包,像威风凛凛的老爸一样领头走在前面;张继科低头玩手机,和被鸡爸爸领着的小鸡仔似的,亦步亦趋跟在后头。


 




许昕惊了。


原来我沉迷游戏的时候竟是这幅模样。


他此刻第一个念头是避开这对惹眼的父子组,深怕被人看出认识他们;第二个念头就是姚彦果然是天底下顶好顶好的女朋友,助他回头是岸,造他七层浮屠。


 


 


马龙觉得不该再管张继科,就该让他自生自灭。




打今儿个从学校梧桐大道走了这么一遭,他反复从路人的眼神中读懂了自己之于张继科的定位——尽心尽责的导盲犬。


好不容易到了食堂,导盲犬还得负责给主人领到窗口。




马龙气乐了,你张继科少爷身子,玩个游戏还自带王的buff。






马龙起了坏心眼,进了食堂直接把张继科往门边带。关键时候悄悄一个闪避神走位,张继科果不其然,闷头砰地一声撞在玻璃门上。


 


“我靠……”


张继科撞得那叫一个眼冒金星。手机都差点捉不稳,一句骂挂在嘴边,碰见马龙尴尬的笑容才憋了回去。




“你这是干嘛呀,玩儿我?”张继科真撞疼了,语气不大友好。


“我看看。”马龙按住他额头揉了揉,听见张继科疼得长嘶一声才收回手认真道歉,“对不起啊继科儿,我没想到这么严重,谁知道你真的头都不抬的。”


张继科皱着眉头揉伤口,想也不想脱口而出:


 


“我这不是信任你吗。”


 


 


 


 


13.


 


 


 


“你吃饭能抬个头吗?”


“吃饭为什么要抬头?”


 


马龙无语,偷偷夹了一筷子肥肉到他盘子里头。


张继科眼睛黏在游戏里没知觉,更察觉不到马龙此刻的坏心情。


马龙看他玩的眉眼飞扬,嘴角一拉,又夹了两筷子大蒜给他。


 




“早知道也不叫你吃饭了,这跟叫个石头吃饭有什么区别?”


“不能这么说,石头哪有我这么聪明。”张继科嘴里嚼着肥肉,惊讶地把手机递给马龙看,“我操,你看我抽到什么了!第三个S,你真绝了,怎么跟你一起总能抽到好东西!”


 




非洲酋长决定向欧洲势力低头!


 




马龙一听更是黑云压城。


不说他还记不起来,要是没他当初那无心的两抽,张继科也压根不会沉迷到这个地步。


虽然这么说很过分,但他衷心希望张继科能够像许昕说的那样,脱欧入非,重回非洲大草原怀抱。


 






“最后和你说一次,吃饭就别玩——”


“居然还是四星卡,完了完了,这回真是爆了。”


“继科儿,你总得把饭先咽下——”


“等等,那我现在岂不是S里最好的三神卡都集全了?”


“……”


 


永信电他!


电他!


电死算我的!


 


 


“等会儿……”


张继科嚼着嚼着不对劲,油腻的口感还有那股同时刺激他的嗅觉器官和味觉器官的强烈味道——他抽了张手纸吐出来,果然是肥肉和蒜。


抬眼看马龙,对方一脸事不关己的冷漠无辜。


 


张继科比石头还要聪明的脑瓜子,以及进修三年的马龙语同时告诉他,马龙脸上赫然写着一句系统公告:


 


对方已经和你进入冷战模式。


 


 


 


 


14.


 


 


马龙。


S级。


技能:笑里藏刀/釜底抽薪/远交近攻。


大招:别和我说话看谁憋得过谁反正你不认错之前我是肯定不会先服软的哦好的你知道错了是吗可是我自己也不知道把气顺过来的方法这可怎么办。


 


大招被动技,一经触发难以收场。


张继科神奶aoe团控三神卡在手,到头来面对马龙一张冷脸还是束手无策。


 


 


 


“喂,洗澡吗?”


“不洗。”


“你两天没洗澡了,多脏啊。一起去吧。”


“我下个游戏,买个肥皂就能增加清洁值。”


“……”


 


张继科关了手上正刷着的本。


日复一日的千篇一律,今天才觉得怪没意思。


 


“去食堂吗?这个点人还不多。”


“不去。”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你早上不还没吃吗?”


“我下个游戏,买个寿司就能减少饥饿值。”


“……”


 


张继科看了看游戏上方满满的体力值。


游戏里吃饱了有个屁用,你哥哥我还饿着肚子呢。


 


“我这儿有半桶衣服,凑一桶一块儿洗呗。”


“不凑。”


“你衣服都堆成山包了还不洗。”


“我下个游戏——”


“别跟我说下个游戏打个怪,掉身新装备出来。”


 


张继科把手机丢在桌上,近乎是抢过马龙桌上的小山包,拎着洗衣桶夺门而逃。


 


 


张继科服了马龙,为了怼他连游戏术语都一个个学了起来。


他其实挺想笑,您老人家有这功夫什么干不成啊,这股求学劲头和一身欧气加身,拿去肝游戏分分钟肝成全区第一。




马龙依旧故我。


张继科拿他没辙,热脸贴了几回冷屁股也懒得再回还。


许昕和方博看在眼里,平时逗哏捧哏更凶了,为的就是调和两个人之间那点空气中僵持不下的拉扯。可惜这俩人拉锯战一开炮,纵使许昕和方博这对德云社的来了也回天乏力——


张继科一笑,马龙绝对憋住不笑;马龙要是先笑了,张继科一笑他也能秒刹车憋回肚子里。


 




 


冷战果真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不过这招也不是没有好处。


 


张继科给马龙这么一怼是真清醒了不少。


虽然游戏像风韵犹存的少妇,每天躺在手里冲他卖弄风情——他舍不得删,偶尔还会上去肝两把,但是被马龙这一出闹得他回忆起了两年前曾被和马龙冷战三个月支配的恐惧。


 


那可不好受。


当初他和马龙都是大一刚进来,参加同一个比赛。比赛挺重要,老师放他们俩去就是相信他们俩有这个能力。


马龙多强啊,张继科作为他室友那叫一个门清儿。少年意气,别的学长学姐他反倒不怕,就寻思别栽在马龙手里。


结果他憋着一口气,真没栽马龙手里。


多威风,他拿第一马龙第二。俩大一的横扫前辈摘了冠亚,张继科别提多畅快,站在领奖台上面接过奖杯就清清爽爽和身侧的马龙碰了个杯。等看见马龙一张脸沉下去,张继科才知道自己这一兴奋之举挺不地道。


马龙肯定心里特别不好受。


毕竟同进同出,一样都是起早贪黑地准备,一样都是奔着第一名来的,这么草率的碰杯其实更像一种轻视。


那之后马龙情绪持续低迷,做什么都恹恹的,三个月就没能正常笑着和他说过一句话。


 


 


好在大二上,马龙调整状态杀了回来。他和马龙作为系里数一数二,在各项比赛里头不让风头,争了一路自然惺惺相惜。


张继科想了想,其实要是换了马龙天天沉迷刮彩票,他不也得死拉着让他悬崖勒马么。


 




一个道理。


看不得争了一路的独木桥,临到桥头你没头没脑跳了河。


作为对手,我走在桥上稳稳当当,一腔战意付水流;作为朋友,我还得操心你跳河以后会不会凫水,总不能淹死无人救。


 


 


 


 


15.


 


 


 


马龙现在颇有一点骑虎难下的意味。


 


张继科明显是戒了游戏。气色红润,吃嘛嘛香。回归正道,白天吃饭上课社团实验,晚上插科打诨潜心学习,浑然没了之前几天那副纸醉金迷死于游戏的丧气。


马龙后悔,早知张继科玩个游戏这么没心没肺,他索性就放任张继科玩个爽了。


何必搞得现在就像矮子坐大马,上下为难。


抬头不见低头见,既不好接着绷住,又不好拉下脸去和张继科说“嘿,咱们和好吧”。他都能脑补出张继科听完以后端端一张冷漠脸。


 


 


垃圾游戏,毁我友谊。


 


 


马龙几乎都想去下这游戏,就为在评论里头控诉两句不吐不快的心头气。他刚忿忿点开APP store,张继科的电话就追了过来。马龙略一犹豫还是接了:


 


“喂?”


“待会儿吃饭吗?我看见你从图书馆出来了。”


“你在哪儿?”


 


马龙环视周围,没见着张继科人影。


 


“食堂门口,我从操场过来的。”


 


马龙抬头看食堂侧门,果不其然一抹蓝短裤。


 


“你去踢球了?”


“学了一上午,脑子发胀晕得慌。无聊就出来踢个球呗。”


“不玩游戏了?那个不是挺有趣。”明知故问。


“卸载了。”


“不会再安装吧?”马龙笑了,“我听说了,这游戏反反复复,让人着魔的很。”




“不安装。我要立地成佛,一心向学。下个月不是还有比赛?你该不会希望我继续沉迷游戏,把第一名拱手让给你吧?你倒想得美。”


“嘁,谁能稀罕似的。我就好奇,这是哪儿吹来的改革春风,把您带往天竺圣地路了?”


“什么改革春风,我这叫向欧洲势力低头。”


 


张继科含笑声音又低沉,秋风更是刮起他尾音飘出几米远。马龙原本也不太明白“欧洲势力”何意,随口就追问道:


“什么?向什么低头?”


 


“向你低头。”


 














 

评论
热度(1515)
  1. 封颗对方不在输入中 转载了此文字
© 一缸酸枣仁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