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容得了平凡,也能盛的下野心

【龙獒】First Date 初次约会 (一)

天啊一直想着有没有大大会写这个梗的呢😊

米兰:

# 哈利波特AU,献给17大佬 @阿赛克 生日快乐呀~


# 霍格沃茨交换生!国胖全员
# 蛇院龙x狮院獒
# HP很久没回顾了,有BUG求指正噢~qwq




【一】




清晨一向是一天中张继科意识最为混沌的时段。


他耷拉着眼皮一动不动地看着盘子里的吐司和培根,手里握着的刀叉因他略小的力道而歪向外侧。

猫头鹰们总在这时从顶上的窗口成群飞入礼堂内,盘旋在天花板之下,嘴里无一不衔着信件或包裹。紧接着本就算不上安静的礼堂里便会喧闹起来,先前刀叉和碗盘碰撞的声音淹没在各种杂乱声响里。

有人收到惊喜兴奋地尖叫,也有人被从高处落下的信件砸到而抱怨。还有时信件坠落在桌上,盛满果汁的杯子被震得一晃,便把汁液狠狠地泼在了桌前坐着的人脸上,引来一阵不小的笑声。

最引人注意的还是某些小可怜收到的吼叫信,因为它们发出的高分贝声音总能直接喊醒长桌上的几乎每一个人。

几乎。因为有张继科这个例外。

陈玘打开的那封吼叫信喊出的话在整个礼堂回响了几圈也不见张继科稍稍抬抬眼皮。

“让我数数,这是这个月第几封了?”王皓难得地放下了叉子上的鸡脆骨,即刻就要掰指头数起来。

陈玘轻轻给了他一肘子就笑起来:“就你话多!吃你的鸡脆骨去!”

“玘子你再惹事可真得再去养那些曼德拉草了。”马琳边嚼着煎蛋边说,“没事还是得多和我下巫师棋。”

“我只不过教训了那个老欺负别人的四年级拉文克劳一顿罢了……至于巫师棋,马龙不是老陪你玩么。”陈玘说着眼神便往旁桌飘了飘,“你干嘛非得找我这个和你不同院的新手?”

马琳张口正欲解释,一个声音就打断了他们。“他和马龙下棋已经好久没赢过了呗。”声音的主人瘦而高,长长的身影投在餐桌上,“自然想找新手寻回点自信咯。”

“不是我说,大力,有你这样出卖人的吗?”马琳颇为不满地皱眉道。

王励勤正要回话,许昕的声音就从长桌对面传了过来。

“哇科子你的信掉这儿来了!”他说完就将手里的羊皮纸信封高高举了起来,然后摇晃着试图吸引犯困的张继科的注意力。

果不其然张继科偏头看了过去,眼睛眯缝起来看了会儿,又继续半耷的状态,并没有理会许昕的意思,让许昕的手尴尬地停在半空中。

许昕撇撇嘴,一旁的马龙立即夺去信封塞给一旁的周雨:“去,拿给你科哥去。”

三年级的斯莱特林周雨低头看看信封,又抬起头来端详了马龙一阵后恍然大悟,二话不说直奔格兰芬多长桌。

“科哥!!!”他一边喊着一边扑向张继科,还没触到张继科肩膀他就清醒了:“早上好小雨。”尽管声音听起来还是无精打采。

“喏,给你的信。”周雨说着把信封塞进张继科怀里,“应该有写落款吧。”

“刚刚猫头鹰居然投错到斯莱特林去了?”王皓的重点显然不在信上,他身旁的陈玘闻言冲他挑了挑眉。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又齐齐看向周雨,后者冲二人眨眨眼,这下他们对事情来龙去脉的猜测便得到了无声的肯定。


 


“难得的失误呢。”陈玘笑着搭上张继科的肩,“这封信科子要收好啊。”


 


张继科侧目看了看陈玘,这才缓缓将羊皮信封塞进巫师袍中。陈玘满意地点点头,转过头毫不意外地发现隔壁斯莱特林的长桌边上投来的目光。


 


他冲马龙略略点了点头,就又投入到自己的早餐中了。


  * * *


 


午休时段里张继科在空无一人的格兰芬多休息室里打开了那封信。


 


他的整个上午都贡献给了院魁地奇球队的训练,结束时毫不意外地被总教练刘国梁留下进行了一番批斗。到最后他回到公共休息室时同学们早已散开各自午睡去了,只剩下张继科和他那可怜的、饿得咕咕直叫的肚子。


 


他随手翻出袍子里的巧克力蛙,拆开包装后发现有什么东西同时掉落了出来。他移神至地上那方信封,火红的地毯上那块蜡黄尤为显眼。


 


他开始回想这封信的来源,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手里的巧克力蛙早不知蹦跶到哪儿去了。


 


似乎是许昕给他的?因为猫头鹰投错了地儿……可是猫头鹰怎么会投错?……


 


他索性将信封撕开,展开里头的信纸。非常工整的字迹,不似他的有着犀利的笔锋,但十分流畅。更为重要的是,那上头赫然写着的是中文,而不是他已看了几年的英文。


 


“周末咱们去霍格莫德吧。”


 


他几乎是即刻便可确定这封信写于谁手。只因他认错谁的字迹也不可能认错这一份。


 


但疑惑仍在,他想不出是什么动机促使对方给他写了这么一封简短而意味不明的信,还偏要让许昕给他,在许昕喊他没收到回应之后则又换成周雨。再者,他们之前也没少一起出去玩。连深夜一同闯禁林这种事儿都做过了,他搞不懂对方为何连再正常不过的一次周末邀约都要写在信纸上。


 


他越想越觉得无解,困倦一点点袭来,他也就窝在休息室的沙发里睡了过去,再醒来时休息室里已又挤满了人,他可以确定是嘈杂声将自己吵醒的。


 


他扫视了周围一圈后伸手边揉眼睛边哑着嗓子问:“几点了?”话音未落整个休息室里就突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身上,这让他忍不住在心里低骂了一声。


 


“下午五点,还来得及。”邱贻可抱着双臂看着他说道,而他身旁的陈玘在看到张继科脸上的困惑后又补充道:“他是说,如果你和龙仔约了晚饭的话。”


 


张继科当机了三秒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只呆愣愣地回道:“我……没和他约啊。”话毕还眨了眨眼,让茫然的神色又生动了三分。


 


人群里发出散乱的笑声后大家就各自散开了,张继科低头一握紧手掌才发现,睡着前自己手里的那张羊皮信纸不知何时已被放在了茶几上。


 


他气得瞪大了眼睛,随后将巴掌大的脸埋进了手掌中。


 


* * *


 


“你很闲嘛龙仔。”


 


魔药课教室里张继科的声音穿过缭绕在空气中的烟雾传入马龙的双耳,马龙抬起头来看向对面,瘦削的剪影朦胧得如他的梦境。


 


“为什么这么说?”他边说边又低下头去确认巴波块茎的量是否达标。


 


张继科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早上的信。”


 


先前仍有大半注意力集中于药剂的马龙听罢就顿住了,嘴巴微张着却不知该答些什么。而对面忽然没了回复,张继科便兀自偷笑起来,好一会儿才听见自己一旁的坩埚中有诡异的气泡破裂声。


 


他循声扭头看去,原本澄清透明的浅蓝色液体变成了墨绿色,不断有气泡从锅底争先恐后地往上冒,又相继破裂在了液面。


 


这种情况张继科之前也遇见过,只是这一回,上一秒还在胡思乱想的他脑海里一片空白,哪怕课本最后几页的安全事项他已经抄过上百遍。


 


一个人影闪过来的时候张继科仍然没有采取什么行动,只呆呆地看着那人熟练地配制出一试管淡紫色药剂倒入沸腾的坩埚。那锅里原在翻滚着的液体登时如被浇灭的大火般顷刻间便没了嚣张逼人的样子,只留有几分波纹荡漾在平静下来的液面。


 


马龙回身看向躲得稍后的张继科,后者依旧愣愣的,惹得他笑了起来。


 


“你安全事项还没抄够么?”马龙说,双眼笑得弯了起来,“还是说你想念上次长在你头上的猫耳了?”


 


情势急转直下,张继科见原本窘迫的马龙此刻如此自如地调侃他,一时气结,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就把头扭开硬是不看他。


 


马龙似是见惯了,嘴上的话并不停下:“说实话我也觉得你上次的猫耳很可爱。”


 


一阵微妙的沉默后,马龙果然抬眼便顺利瞥见了张继科红透的耳根。


 


* * *


 


那次魔药课事故堪称无人不晓。


 


其一,张继科作为中国远道而来的留学生本就与其他大部分学生不同,更何况外形出众,自然引来了不少女生的关注;其二,所有人都知道魔药课的实操占了期末评分的很大一部分,出了大岔子便意味着本学期与A无缘,而偏偏张继科出了几年来最大的岔子。


 


老师的本意是让他们带只猫来测验对猫有所作用的迷情剂的最低浓度,但上课一刻钟之后也不见张继科松开抱在怀中的黑猫。老师忍无可忍地提醒了他,他才终于开始做实验起来。


 


可他哪能做到全神贯注于实验呢。那只他喜欢着的黑猫在他一旁优雅地踱来踱去,令他不时扭头看几眼。他还不一会儿就伸手揉猫背上的毛,也不管自己还戴着手套。


 


事故发生得很是突然,满心以为自己成功了的张继科刚要抱起黑猫,他面前的坩埚就突然发出了轰的一声响。深紫色的药液迅速挥发,包围了张继科。待老师赶来驱散紫色雾气之后,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张继科,惹得张继科不好意思地抬手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手从头顶低低掠过时却拂过了什么毛茸茸的、而挺立的东西。


 


他吓得脸惨白,因而并没有注意到同学们的忍俊不禁。只无措地看向老师,眨巴着眼睛却又紧抿着唇不肯开口。已经从惊讶中缓过来的老师没说什么,喊马龙带他去医务室。


 


马龙牵起他手就往外走,一副理所当然毫无不妥的架势。但张继科无心留意,只觉得一会儿自己的左耳动了动,一会儿右耳又痒了痒,惹得他小脸愁得皱了起来。而这些细节都被他身旁的马龙看在眼里,并成功勾起了他心底的一丝波澜。


 


医务室就在眼前时张继科却在最后一个转角被马龙压在了墙上。他还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便有温热的触感停在了他冰凉的唇上,随后一路往下落满脖颈。


 


他能感觉到对方的小心翼翼,因为每一个吻都似蜻蜓点水,轻柔却深情。


 


可这个人是马龙。他怎么也想不到会这么做的马龙。


 


当他又羞又恼地准备大力推开马龙时,却感觉到头顶的耳朵被人揉捏着,舒适惬意得他力气都泄了一半。


 


他抬眼看向面前的马龙,发现对方的眼神迷离,完全不似平时般平静深稳,加之嘴角似有若无的笑意。——他捉摸不透。


 


---TBC---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qwq

评论
热度(88)
  1. 一缸酸枣仁儿拂雪 转载了此文字
    天啊一直想着有没有大大会写这个梗的呢😊
© 一缸酸枣仁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