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容得了平凡,也能盛的下野心

【LA/龙獒】为什么我的哨兵不愿意和我彻底结合?

嗷嗷嗷超赞喜欢这个!!!

越来越好来来来来来:

OOC注意!
向导×哨兵注意!
非常我流的哨兵向导设定。


 
把大厅照的犹如白昼的大吊灯熄下来的同时,屋顶周边一圈小小的灯泡也亮起来了,散着朦朦胧胧的昏黄色,让人放松了许多。


张继科扯扯自己的领带,无声无息的悄悄抒出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烦躁的心情平复下来。


灯光是减暗了,但周围的人交谈说话的声音却同时更加繁杂了,盛着酒液的玻璃杯碰撞的声音对于他这种级别的哨兵来说都十分明显。平日里安慰哨兵的白噪音生成器,因为在另一种意义上可以造成不小的骚动并不被允许带入场内,哨兵几乎是本能的把周边的一切活动都包括进自己的精神领域内,敏感的关注着每一个人的每一个动作。而他的理智又在告诉他,他所属的场合非常安全,这种冲突把他搞的心焦力竭,连桌子上摆满的美味的小甜点都无法安慰他时时刻刻想离开的欲望。


张继科吞下一只堆满了奶油和水果的点心,思考着自己偷溜的可能性。


“别想,你还有一段言得发。”


马龙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挡住了张继科一直瞄着大门的视线,也消灭了张继科打算开溜的念头。


“我就不该答应这件事的。”张继科有些懊恼的看着眼前的向导,他手里举着支香槟杯,看起来比张继科适应这种场合不止一点半点。


马龙不置可否的眨眨眼“这没有办法,有资格出场的哨兵,结合的都外派了,剩下的你是唯一一个不在辅助器下控制的比较好的了。”


他说着,一边伸手轻轻的在张继科耳边打了个响指,精神屏障如潮水一般蔓开,帮助张继科隔绝开了所有的噪音。张继科浸在熟悉的屏障里,原本持续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几乎是舒服的发出一阵微不可闻的呻吟声。然后他立刻清醒过来,瞄了眼周围察觉到屏障的展开而往他们这边看过来的人,有点丢人的看了眼马龙“收起来。”


马龙投降一般的的举起了双手,但屏障却没有立刻消失,反而化成丝丝缕缕的精神丝在张继科身边缠绕,像是恋恋不舍一样的依附在张继科的耳朵周围。精神丝对于普通人来说毫无作用,对于向导来说互相排斥,但对于哨兵,尤其是与其匹配的哨兵来说却是令人分外敏感。张继科一双招风耳被精神丝跟玩玩具一样拨拉来拔来去,从耳垂到耳朵尖都红到不行。张继科恼羞成怒的磨着后牙槽瞪着马龙,马龙喝了口杯中的香槟,一脸无辜“它不听我的话。”


张继科伸手在自己耳边扇了扇,残留的精神丝被他手带起的风飘了起来,又坚强不息的往他的手指上缠去。


马龙顺势拉过他的手,精神丝又沿着马龙和张继科相握的部分爬了一部分到马龙的手上。马龙低着头看看把两个人的手绑在一起的精神丝,低低的笑了几声“它在撒娇,它不想离开你。”


马龙作为顶尖的向导,连几根精神丝都管不住说出去简直要笑掉大牙。精神丝完完全全就是其主人的另一个体现,这分明是马龙这个主人故意而为 。


大骗子。


张继科涨红了脸,低头看着手上最后终于慢慢消散了的精神丝,揭穿人得话却是怎么也吐不出来。
  
  


马龙全程待在张继科周围。即使他俩没有结合完全,但毕竟是多年熟悉的存在,张继科的精神状态多少没那么紧绷。


来找马龙的人有很多。哨兵情绪不稳定,即使力量强大也并不适合担任与人交际的职务,这种事情通常都是由向导来完成,而马龙作为向导里的佼佼者,更是从小的课程里就多加了一门如何待人接物。


人们身上喷附的香水对于他来说简直是刺鼻的毒药,一有人走过来他就避嫌的向后退一点,反正全有马龙挡着也不用他操心。最后他干脆把兴趣更放在了一个个小甜点上。马龙在他身边,不仅是帮他舒缓了神经,连食欲都带了回来。


“那个就是张继科吗?”


张继科正埋头于点心,突然听见不远处有一个轻柔甜美的女声带着点惊喜问了一声。人总是对自己的名字更敏感一点,张继科下意识的抬头循声望过去,果然在一群穿着漂亮礼服的人群里一个女孩因为突然对上的目光带着几分羞涩的低下了头。


“你……你好。”那女孩低垂着头向着张继科走过来。


张继科瞟了一眼马龙,马龙还在那边和人交谈,手中举着的酒已经又换了一杯了,脸上都泛起了些许红色。他看着眼前的女孩,女孩明显是个向导,应该还是个刚分化没多久的向导,精神体都控制不太住,一只隐隐约约的兔子在女孩的肩膀上蹲在。


“你好。”张继科歪歪头,对女孩露出一个笑。虽然这个女孩身上的香水味让他挺不舒服,但不管是作为一个成熟男性,还是作为一个哨兵,张继科都对一个明显对自己并无恶意的向导完全凶不起来,更不用说这还是一个柔弱的女性向导。马龙留在他身上的精神丝因为其他向导的接近动了一下,又似乎因为察觉到这个向导和自己完全没有抗争的能力,继续懒洋洋的挂在张继科的耳朵上。


“我,”女孩局促不安的拽了拽裙边,自以为隐蔽的看了眼张继科“我听过很多您的故事。”


张继科有些忧愁的想,原来我也到了被人说我是听着你的故事长大的年纪了。


女孩似乎也立刻感觉到了这话的不对劲,涨红了脸说“我不是……我是说,我……”她似乎越讲越紧张,裙角上的蕾丝边都被她拽的都点变形,女孩干脆闭着眼睛大着胆子说“我喜欢你很久了!我可以不可以做你的向导!”


女孩说话的声音有点大,引来了很多人促狭的眼神。女孩在这些目光里脸红的都快滴出血来,却仍然磕磕巴巴的对张继科说“我知道我是向导的时候特别高兴,就是因为,好像能离你更近一点了……”


张继科头疼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心里埋怨着上面的人,看吧这么多年不停地吹嘘自己的光荣事迹,招来多少根本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平时还是塔里新晋的小哨兵表达一下崇敬之情,这下惹出来个小向导。这女孩明显成年都没成,虽然规定里是向导只要分化就可以与哨兵结合,虽然张继科对于这小女孩一点想法都没有,但周围人投来充满暧昧的目光让张继科觉得自己……挺像个变态。


张继科伸手拍了拍这个女孩的头“你……”


他的话还有没说出来,直接被人拽着手臂拉进怀里,是马龙。


马龙的精神屏障迅速在女孩和张继科之间隔开一条壁垒。他看了眼张继科,张继科略微心虚的挪开视线拒绝和这人对视,果然马龙下一秒就凶巴巴的说“张继科你瞎了吗?”


“你没发现她才刚分化吗你就敢碰她?”


那女孩被吓了一跳,她肩膀上的兔子一下子显了形,窜进了人群里,那女孩慌慌张张的说了句抱歉跑去寻找她的精神体了。


“你干嘛那么吓她?”


张继科有点无奈的看着跑走的女孩,任马龙拉着他的手腕把他拉进角落,避开了其他人揶揄的眼神。


“她是个小孩子你也是吗?不知道刚分化的向导敏感容易陷入结合热?你没结合的向导,把你也带着诱发你就开心了?”马龙掐着张继科的手腕咬牙切齿的说。


“她才刚分化,怎么可能把我带进结……”


张继科剩下的话被马龙完完全全的堵回去。马龙借着角落里作为装饰垂下的宽大的帘布压着张继科亲吻,直到张继科有些狼狈的推开他。


马龙垂着眼,像是在跟张继科说话,声音却轻的好像在自言自语。


“你为什么不是我的。”


闹出这档子事的唯一好处大概就是张继科全程无法再想别的,他的所有精神全部集中在马龙身上,连上台照本宣科的念稿子都下意识的往马龙身边看,根本感觉不到一开始的紧张。哨兵的精神力虽然没有向导那么明显,不过到了张继科这地步,给人的压力也是不可忽视的大。视线中心的马龙可以顶着一脸笑淡定的无视,但专程过来搭话的人却扛不住,几乎都说不下去几句话就满脑袋冷汗的找借口离开了。


马龙不理张继科,张继科就躲在角落里默默的塞着小甜点。


他俩身体方面早就结合了,向导的结合热一直是张继科帮马龙度过的。但最重要的精神链接却一直无法形成,精神链接不形成,他俩顶多就算是临时搭伙解决生理需求而已。照理说,向导稀少,像马龙这样的高级向导更是少,应该早就被拉去配对了,但他俩狼狈为奸这么多年,不管是精神匹配度还是身体匹配度都高极了,互相认定了人,哪怕精神结合一直没有达成上面的人也只能叹叹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他俩任性。


不管是周围的朋友还是导师都旁敲侧击的问过他俩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继科偷偷摸摸的看了看明显冒着冷气的马龙,有些垂头丧气。


根本没有那么复杂,说到底是张继科放不开自己的大脑,马龙又照顾他的感受不愿意强硬进入而已。


TBC
我好难过,我只是想写向哨au的pwp而已为什么他俩现在还没有上床啊(哭唧唧

  龙獒
转载自:千暮里
评论
热度(482)
  1. 一车丹参千暮里 转载了此文字
    嗷嗷嗷超赞喜欢这个!!!
© 一车丹参 | Powered by LOFTER